银河国际赌场

首页 >  明星私房菜

中国新商业电影发展计划启动

发表于:2019-11-07


       中新网4月28日电 俗话讲“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”,如果三个舌战群儒,运筹帷幄的诸葛亮聚在一起,又会怎样呢?在刚刚结束的第二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洽商合作签约仪式上,最终52.74亿元人民币的交易总额再次创下新纪录。而其中备受瞩目的“中国新商业电影发展计划”以3年3亿15部新片被称为本届电影节最强劲的“微力量”,三家合作发起电影公司大地电影、金菲林与凯视芳华,整合各自的优势推出的“迷你大片”全新概念,为中国电影市场带来一种新兴的活力,也标志着“新商业电影”的崛起.

  谈计划 迷你大片类型制胜

  记者:为什么要暂定3年15部影片的计划呢?

  凯视芳华总裁 王大勇先生:这15部是先期的一个计划,因为已经开发了2年,完成了3部作品,预计今年会进入市场。其他计划中的电影剧本已经基本成熟,只是在演员方面还需要多一些时间准备。发展计划所要重点推广的对象——新商业电影。所谓“新商业电影”,与传统商业电影的区别在于:靠内容和类型取胜,而不依靠“大投入、大制作”作为卖点。三个关键词是“本土原创”“中低成本”和“商业类型”。用一个词来形容比较适合“迷你大片”,迷你是强调它的投资规模,大片是概念和类型定位。

  值得期待的是,“中国新商业电影发展计划”实际上早在去年就已经致力于新商业电影的开发。今年的北京国际电影节上,我们也带来了包括徐峥主演的都市喜剧片《欧了,大卫!》,陈小春主演的3D惊悚片《诡婚》,还有由邵兵等几十位明星主演的《幸福迷途》。这些类型新颖的国产新商业电影,会令人耳目一新的。

  谈优势 整合资源共建服务平台

  记者:三家公司合作推出这项计划,能否谈一下各自的优势

  大地电影副总经理 张群女士:先从电影的源头开始说起,一部电影从选材和开发开始,这方面的工作是三方公司之一的凯视芳华比较擅长,从剧本开发到演员选择,来完成前期的创作阶段的大部分工作。

  金菲林旗下有一家非常著名的和声创景制作公司,很多大片像张艺谋的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《金陵十三衩》等等都是在这里做的后期,在制作阶段这些后期工作的保障,由三方之一的金菲林负责。

  大地的优势在于我们是一个成熟的发行团队,发行过《孔子》《岁月神偷》等一些影片,我们也拥有一条自己的院线,在全国有200家左右的影院,在排名上也进入前列,具备一定的规模。

  我们三家合作的优势在于从创作、制作、市场推广到最后终端上,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,基本上是这样一种优势互补的模式。

  记者:我想问一下四位老总,三家合作的契机是什么?三亿的投资,三家公司是怎样规划来分这杯羹呢?

  凯视芳华董事长 杨海涛先生:三家合作的契机,是因为商业电影目前在中国市场才刚刚崛起,从2010年的100亿,到2011年的130亿再到现在。电影是一个复杂的过程,不是靠一个人就能完成的。所以我们希望能够集合各方的力量来做这个事情,才会有这个想法。我们三家发起方公司和未来更多加入合作的公司,我们应该是优势互补,取长补短,最终的目的还是想把中国电影做得更好。

  谈营销 发行推广迎接新挑战

  记者:请问大地和凯视芳华的几位老总,现在对电影来说发行和营销是非常重要的,咱们计划中的项目不是非常著名的导演,又都是中小成本,那么在发行、宣传和营销方面怎样能获得优势,是这些影片获得成功呢?

  张群:我先回答一下你的疑问,那么我从事电影发行工作已经很多年,其实大家以往认为名导演、名演员才能创造高票房,其实我觉得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时代了,刚才王总在路演时讲到的一些概念,我在这里不重复了。因为我们现在是发现了很多非常好的题材,也做了很多市场调研,现在的年轻观众对于我们正在开发的项目是非常感兴趣的,而且他们并没有要求名导演、大牌演员,而是更关注好故事、创新的类型和制作的精致,也体现了当代观众对电影的一种诉求。满足于观众的这种诉求,我们相信可以凭借中低成本拍出好电影作品来赢得高票房。当然也不排除会请一些知名导演和明星来加入我们的计划。

  记者:我想问一下王总,凯视芳华是一家非常专业的电影宣传公司,现在有一种说法,就是营销和宣传已经重要到比电影本身更重要了,尤其是去年《失恋33天》成功之后,这种说法更普遍了,那么您作为电影营销专家如何看待这种说法?

  王大勇:营销无法帮助一部坏电影变得更成功,营销会帮助有一定观众基数的电影找到它应有的观众,所以我们一直讲营销没法帮助一部电影创造观众,只是帮助它找到观众。我觉得现在电影营销变得越来越重要,是因为中国电影已经进入到一个新的消费时期,我把它称为“价值消费时期”。以前一个观众会因为一个导演或演员去看一部电影,今天这些因素虽然还存在,但是现在的电影往往还需要一个核心价值去打动观众,观众才会去看。营销者需要帮助发掘一部电影的价值,去与最吻合的用户去沟通。

  刚才讲到新导演、中低成本的作品的推广问题,我觉得现在电影营销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,就是把一部电影的故事,以及最核心的价值传播出去。而且现在的营销已经进入到一个更精细化的时代,原因是今天的媒体特别多样化,观众从传统媒体杂志、电视获取电影信息的精力,已经被微博、地铁广告所分散了,所以电影营销需要解决在观众注意力分散以后,如何让观众关注你。一方面价值的消费被观众认可,另一方面观众沟通的难度增加了,所以给营销提供了一个更重要的表现机会。即使再差的电影作品也有它符合的观众群,因为艺术作品有它的多元性,可能你不喜欢的电影,别的人会很喜欢,找到吻合的观众是关键。

  谈风险 技术优势品质保证

  记者:因为之前有很多电影扶持计划,最后都搁浅了,涉及到很多资金、电影本身的问题,那么几家公司是怎样解决这些矛盾和困难的?

  杨海涛:我们并不是新导演计划,而是新商业电影计划,跟以往许多中途夭折的项目很不一样的地方。新商业电影发展计划是一个服务平台,可以接纳更多的投资人、创作者,来加入到这个计划中,所以我们计划的电影是多样化的,资金来源也更有保障,一切的变数也好,但是所有的服务是不会变的,好的电影是不会变的。所以3亿投资15部电影的规模是完全可以达到的。

  金菲林董事长 耿聆女士:其实之前的很多电影项目都是某一个环节很强,某一个环节很弱,所以他们都夭折在比较弱的环节上。那现在我们是把各个环节都加强了,这样就有一个充足的保障。

  记者:请问公布的3亿资金是预想期望,还是已经到位了?资金来源是怎么组成的?

  王大勇:其实现在的中国电影市场并不缺乏资金,缺乏的是对投资更好的管理。关键在于这些资金是谁来管理。比如要拍摄一部一亿元的片子,对一个成熟的导演来讲,估计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融到这笔资金。就是说中国电影已经进入到了不缺钱,而是更聪明的管理资金的时代。所以我建议大家把关注的重点不要放在三亿投资的这个数字上,对于好莱坞大片来讲还不够一部电影的基本投资,但是重点是这样一个资源平台的组合,能够让这三亿的资金有更好的盈利保障,能创作出更好的作品来,这是我们这项计划的重点。

  记者:面对投资风险,如何更好的进行决策呢?

  杨海涛:一部电影的回收首先在于风险的控制,就是产品内容要求过好;另外,在预算里面不要超支,在既定的预算里面要做出高品质来。往往在中国电影旧有的模式下都是导演打天下,导演既是制片人又是制片主任,导演还是发行总监,所以这样的电影风险就非常高。所以在资产预算的规模下,在一个组合的优势服务平台下,它的风险就可以控制好了。

  记者:想问一下耿总,首批发布的电影项目中有《非法越界》这种科幻题材,也有3D惊悚类型的《诡婚》,这就涉及到一些制作和后期特效的问题,金菲林是如何提供这方面的技术支持的?另外3D技术有一种说法在好莱坞已经没落了,那您是如何看待?

  耿聆:3D技术在国外比国内要发达一些,我们还是存在不足。但是这种数字化是跟国际同步的,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。3D需要前期拍摄与后期制作衔接非常紧密,这些正是我们金菲林和和声创景的强项,前期与后期的衔接上是一个很好的推动。另外作为一家国际化的制作公司,我们会把技术难度分一个层次,最高端难度的层面会有国际技术支持的介入,大量的工作会在国内来消化,在保证品质的前提下,做到性价比最为合理。

  记者:还想问一下3D的《诡婚》是首部3D惊悚片,这里的3D技术是真材实料呢,还是只是一个噱头?

  耿聆:其实3D效果并不是全部都能在3D拍摄现场解决的,包括《阿凡达》有三分之一是前期拍摄之后,2D转成3D的,前后期需要很好的结合。我们需要在前期做大量的工作,哪些部分需要3D拍出,哪些部分可以后期来制作,有一个相应的比例。《诡婚》还是拥有较高的3D品质保证的。

{{wanzhanqun_analysis}} {{website_analysis}} {{website_copyright }}